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短篇集锦 > 正文 学院(2)
    “好了,课后作业一起交”

    哈利老师摞好手中的课件,抬头往教室角落望去,头顶着两个小犄角的女孩坐在那里,专注地记着笔记,单独一桌,课上也完全不和其他同学讨论。

    是那个入学不久叫做伽郁的学生,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安静!课后作业叁日内交到伽郁同学那里,伽郁再一起给我,下课。”

    班上的同学瞬间安静了下来,视线在教室角落快速掠过,又溜达回老师身上。

    “听到没有?”

    见下面似乎还有不少没有反应过来的同学,哈利老师又皱着眉头询问。

    “听到了”零零散散被拖长的音调。

    这时,桌子嘎吱一声响,伽郁倏的站了起来,迎着大家望过来的目光,僵硬地开口。

    “老师,我不想代收”

    哈利老师打量着她稍显局促的表情,半晌无所谓地耸肩,一个人如果自己不主动走出去的话,外人怎么拉她也是惘然。

    “随你,那作业直接放我办公桌上去”

    话毕,包括伽郁在内的所有学生皆是暗自松了一口气,都在庆幸不必和对方打招呼。

    课后等班上同学走完,伽郁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将笔记本夹到腋下也匆匆离开。

    从家里带出的积蓄并不充裕,对比学院里昂贵的住宿费用,她选择在城郊地价最为便宜的地方找了住处。

    价格低廉,其他地方便不尽人意,比如现在,她就得去赶最后一班开往城郊的轨车。

    “啊!”

    “你没长眼睛吗?”

    被撞得跌在地上的伽郁还未开口,一阵尖利的女声就已经炸开了。

    拐角的另一边,几个女生正在扶一个同样跌倒的女生,出声质问她的便是最左边的那个猫耳少女。

    伽郁从地上起来,退开一步,低声道歉“对不起,是转角处,我没注意到”

    “啧,原来是c班的那个小坏种呀”猫耳少女瞥过她发间微露的犄角,轻蔑地开口。

    正当伽郁怔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时候,被撞倒的那个女生拉了猫耳少女一把,声音温柔。

    “猫月,我没事,走吧”

    “奇利雅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好心,这个小坏种没准是故意的”她从鼻腔里哼出几声鼻音,不满地嚷嚷。

    奇利雅没理她,对着伽郁歉然一笑,错身离开。

    目送着那一群女生离去的背影,伽郁后知后觉的开始对“小坏种”的称呼感到恼怒,却又怯弱地不敢追上去理论。

    打散心底的郁气,深吸一口气再吐出,她实在厌恶自己。

    等伽郁一路狂奔到地下轨站的时候,轨车的门已经快要开始关闭了,来不及细想,没头没尾地一下冲了过去。

    “砰!!”

    清脆的响声之后,额头上传来一阵钝痛。

    伽郁捂住自己的头,意识到自己又撞到人了,小心翼翼地抬头道歉。

    “对不,起”

    触不及防地对上一双冷漠的灰蓝色瞳孔,伽郁被唬得一愣,干瘪瘪地吐出最后一个字。

    男人很快移开视线,并没有对她的道歉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笔直的站在车厢中间,高大的身体将还算宽泛的空间衬得狭窄起来。

    伽郁溜到一旁的角落处站好,暗暗庆幸他并没有计较的意思。

    天色已晚,昏暗的车内所有人疲倦地沉默着,车窗外是飞速掠过的霓虹。

    伽郁放空脑袋,呼吸细弱平稳,她很喜欢在车上的这一段时间,无需考量什么,轨车会带她去往目的地。

    “哐——吱——”

    车轮与铁轨的缠绵,尖锐摩擦声几乎挑破人的耳膜。

    门开了,伽郁正要出去,就被人撞得踉跄到一边,扶好身体以后抬头,只能看到那人离去的背影。

    她阴郁的脸上划过一丝困惑,有些猜不准那人是不是故意的,毕竟自己早些时候也撞了他。

    出车站后再穿过几处高耸的建筑群,就是她的住处。一栋黝黑的高塔,每一层被密密匝匝地划分了近10个小房间,二楼的其中一间暂时属于她。

    “砰!砰!砰!”

    半夜伽郁从狭窄的空间里醒来,惊悸地望向地面,那里仍然传来连续的轰鸣声,以前从未有过。

    她起床趴到地面,侧耳去听,又站起身用脚狠狠地跺了跺,那声音停了一瞬,不等伽郁高兴,便越发肆无忌惮了。

    她恼火地走到门口,手缓缓拧开门锁。

    懦弱如她,最后自然是退缩了,听着楼下的轰鸣声熬了一夜,安慰自己也就这一夜。

    第二日是学院里惯例的月会,头晚并没睡好的伽郁无精打采地缩在角落,眼下淡淡的乌青让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沉郁。

    “今天兰斯会长会出席!!”

    一个女生脸带兴奋的在周围传播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耳边尽是叽叽喳喳的热议声,伽郁也不免听进了一些,奇怪的是半月前仅仅见过一面的那个男人,这时却能清晰的在自己的脑中浮现出来。

    特别是那一双深潭般的绿眸。

    原本喧哗的场内突然噤声,穿着正装的男人缓步走到台前,金黄色的长发全部梳到脑后,鼻梁上架着一副银灰色、磨砂质感的细框眼镜,无处不精致。

    他先是仔仔细细地从左往右扫视了一圈,嘴角始终噙着温文的笑弧,等全场都开始屏息等待以后,才慢悠悠地开口。

    讲话内容并没有什么新意,大抵还是对学院内屡禁不止的暴力事件进行严厉斥责。

    柏米亚大陆整体来说是一个混乱的联邦,除开意愿冷淡的深渊一族外,其他两大族群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推动互相间的融合,大陆内兴起的各个学院,便相当于族群融合的试点。

    凯戈学院算是里面比较成功的一个案例,虽然族群间的暴力事件仍然层出不穷,但至少没有像其他学院那样爆发族群间的大规模对抗和厮杀。

    因此,伽郁才会选择来到这里上学。

    兰斯讲了几句便在不舍的嘘声中下场,冗长的月会接着持续了近一个时辰,才姗姗结束。

    伽郁打着呵欠跟在人群后面走出会场,还有一节大陆史的课程,是一位脾气不好的猫头鹰兽人老师在上,如果迟到了可不妙。

    “喂!说你呢,小坏种”

    听到声音,伽郁错愕的转头,昨日碰到的那个叫做猫月的少女领着两个人正趾高气扬的睨着自己。

    猫耳少女越走越近,到了跟前二话不说便朝伽郁的犄角探手。

    恶魔一族都不会喜欢陌生人碰自己的角,伽郁下意识便躲开了。

    “呵,还敢躲呢”,伸出去的手落了空,猫月在同伴面前有些抹不开面,冷笑开口。

    伽郁退后一步警惕地看着朝她围拢过来的叁个兽人,余光搜寻着附近可以跑开的路线。

    未及迈步,一只脚就朝着她的腹部踢了过来,伽郁略显狼狈地躲开,没有站稳,就又被人推了一把,跌在地上。

    坚硬的鞋底踏上她的额头,还在犄角上重重地碾了几下。

    额头上的钝痛不及心底的羞辱感来得强烈,她抬头瞪视着笑得恶劣的猫耳少女,伸手去抓她的脚腕。

    “还不去上课?”

    猫月几人来不及给脚下还敢反抗的人一个教训,便被人出声打断了,见到来人,表情都有些凝滞。

    “会长”

    兰斯并没有理会退到一旁的几个兽人少女,皱着眉头走到伽郁跟前,准备将人拉起来。

    “我没事”,伽郁嘟囔着揉着额头自己起身,在跑远离去之前还不忘朝他鞠一下。

    那小坏种能跑,她们可不敢跑,猫月忐忑地站在原地,暗道倒霉,被会长抓个正着,不知道要落下什么处罚。

    有趣的小东西已经跑得没影了,镜片后面的眼睛微微眯起,兰斯回味了一遍刚刚出现在小东西脸上,那交织着愤怒与怯懦的表情,早知道就再迟些出来。

    视线落到猫月一行人身上,等欣赏够了几人脸上不安的神情之后,才开口,声音温和。

    “下次勿犯,去上课吧,别迟了”

    上午的那一遭事后,伽郁一直心不在焉,课程结束后罕见的第一个冲出教室,往校门奔去。

    想着事,伽郁也就没有心情去干其他的,早早地上床,但是辗转几次,怎么也睡不着。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就有些没底。今天运气好,碰到会长,以后呢?

    “砰!砰!砰!!”

    她一直睡不着,楼下又开始传来混乱的重击声,越发烦躁,见那声音一直不停,终是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蹬蹬蹬,气势汹汹的跑到楼下。

    等到了那户门口,又踌躇在原地,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敲门。待会儿见到人后,又该如何开口,如果是个不讲理的人怎么办。

    “咚咚咚”她终是鼓起勇气敲门,里面的声音停了,脚步声出现,且越来越近。

    “嘎吱——”

    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只手上还戴着拳套,黑色的紧身体恤被汗水浸湿,偾张的肌肉令人望而生畏。

    “有事?”男人发顶毛茸茸的耳朵不耐烦地动了一下,灰蓝色的眼睛冷凝着门口沉默着的女孩,他在轨车上见过她。

    “你好,能不能麻烦你动静小一点,有点吵到我了”伽郁小心翼翼地斟酌着开口。

    对上他不耐烦的眉眼,又磕磕绊绊的补充“要是不行就算了”

    “嗯”

    门一下便重新关上,伽郁立在门前,呆愣着站了好一会儿,才灰溜溜的往楼上走。

    最后,幸而那声“嗯”是可以动静小一点的意思,担惊受怕了一天的伽郁在越来越深的夜里总算是有了睡意。

    好久没写,都莫得感觉了。五一期间看能不能多写一些,整点存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