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烟火(1V1) > 正文 第十章、祈炎你啊!真是个妖孽
    祈炎才不管周驰究竟有没有什么所谓的女友不女友的,此刻的他只想将顾烟歌肏到大声求饶。

    做着活塞运动时,经常因为用力过度,而磕着手肘边的障碍物。

    祈炎做着不痛快,他索性托着了顾烟歌的双臀,老闆抓紧了。

    顾烟歌惊呼了一声,腾空时,她葱白的长腿下意识的环上祈炎的腰杆。

    臀部略为下沉,顾烟歌可以感觉到对方的粗长只差临门一脚,就要突破入口,顶进了她更深的位置。

    那里是生命的起源,是另一个能够将人类带往天堂的奇妙位置。

    当祈炎放松了手劲,步伐所造成的浮动将冠状的龟稜一次次的捅入那个窄小的洞口时,顾烟歌即使没有真正去过天堂,也知道了天堂究竟生做何等模样。

    当祈炎将她放回休息室的大床,双手得以释放的女人立马绻缩在床上,轻轻的痉挛起来,那双始终清明的黑眸早已染上情慾的腥红。

    祈炎伸手顺着女人略为凌乱的发丝,忍不住露出满足的轻笑。

    看来他把他的老闆取悦得,舒服的都要找不着北了呢!

    这样做,不知道能不能额外的给他加个奖金呢?

    他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在女人失神之际,也将她的一同退个乾净。

    顾烟歌明明就不是因为寒冷而颤抖的,但当祈炎柔暖的身躯紧拥着,将她双腿分开,坐在他的大腿之上,之间没有任何半点空隙时,她竟不再颤抖着身体。

    男人带着侵略性的吻,又一次吻上她的。

    他将她抱离大腿一点距离,粗长的慾望在一瞬之间挤进了甬道里头,瞬间填满了方才片刻抽离所带来的空虚感。

    他们明明才做过不下几次,但祈炎比起战友,更像是与她切磋了几百回合的对手那般,即便她刻意忍着都逃不过对方一眼就看穿了哪个部位是她的敏感地带。

    他就像是趁胜追击的劲敌,将她一下下给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一次次跟随着对方摆盪,溺死在这波浪潮之上。

    她的声音,就像是裹上糖霜的毒药,而祈炎则是那隻嗜甜的蚂蚁,一旦沾染半分,就好似毒瘾发作那般,再也难以自拔。

    祈炎他甚至觉得,就算像现在这样当顾烟歌一辈子的助理他也觉得甘之如饴。

    这一场狂欢,不意外的,又耗费了顾烟歌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

    祈炎并未将疲软的分身抽离,他恋恋不捨的深埋在顾烟歌的体内,软磨硬泡的蹭着,大有再来一发之势。

    这一次顾烟歌并未漏掉对方的身体语言,她捧起了祈炎的脸,在唇上轻轻印上一吻。

    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祈炎,你确实好不适合当助理啊!你实在是太可口了,令人忍不住想把你给一口吃了,真该把你给养在家里才是。

    祈炎抚摸着女人细嫩的肌肤,舒服的半眯着眼睛,然而他还未开口邀欢,顾烟歌便抬臀,无情的将他的小伙伴给抖了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拔逼无情吗?

    顾烟歌拎起散落在房间各处的衣服,顺势也将男士的衣着放在了大床的一隅。

    麻利的套上正装的同时,顾烟歌忍不住抱怨,找了个帅哥当助理,那可真不是个事,分分钟都会无心工作了,祈炎你啊!真是个妖孽。

    不过比起抱怨,反倒像是变相的在夸奖他。

    顾烟歌的话,对祈炎倒是挺受用的。

    分分钟就将俊逸的年轻小伙给哄骗得晕头转向。

    他本还想抗议顾烟歌口是心非,表面佯装可惜,但身体却诚实的向外走去,满脑子只想着办公。

    被那个女人一搅和,直到休息室的大门阖上,室内散去了女人身上沐浴乳的香气时,他这才想起他本来还想要抱怨对方几句的。

    不过现在看来,也没那个必要了。

    就在顾烟歌抛下他,去外头处理公事时,祈炎躺在双人加大的床铺上,百般无聊赖的滑起朋友圈来。

    祈炎早早就进入社会,初中没有毕业,要不是叔叔好言歹权的告诉他文凭的重要性,逼不得已才在对方的帮助之下,就读某间高职的夜间部。

    夜间部并未管的很严,翘课缺席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不过面对满屋子,那些外国译文的书籍,祈炎难得恨铁不成钢的,后悔起当初自己的不学无术。

    他想,要是当初自己在努力一把,是不是他今日就不会像个傻愣似的,连英文与德文都分不清楚了呢?

    他不时抬头看着顾烟歌那如同战利品一般,整齐排列在书架上的国外翻译文学叹气。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所谓的后悔药,他幻想再多,都是徒劳。

    祈炎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这样呈现自我放弃貌了。

    然而在他又一次抬头时,手心传来带着微麻的轻震,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个时间点会是谁找他呢?

    他的朋友圈也就会所那些狐朋狗友们,然而这个时间点正是他们休息的时间。

    扣掉他们,他的朋友圈内剩馀的好友名单就属出入会所得那些富婆姐姐们了。

    祈炎通常不会给予她们联络方式的,除非他们有另外的私自约会。

    牛郎通常不会像外围女那样,深受经纪公司的合同影响。

    毕竟身为男人他们自然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以及手腕,去应对某些难缠的或是不讲道理的客人。

    虽然公司有明文规定,不得私下接客,否则就会失去公司的保护,但依旧还是有许多的牛郎会接受富婆姐姐们的私下邀约。

    祈炎缺钱,他自然不会放过那些主动上钩的大鱼。

    但这个时间点会找人的人,确实不多。

    他点开了微信对话框的下一秒,门扣发出了开锁的声响。

    祈炎下意识的锁屏,将手机随意的丢到大床上,勾起了笑靥回望着大门边上的女人。

    老闆有何吩咐?

    祈炎不明白这种像是面对婚配时的心虚感从何而来,但他意外的,并不讨厌。

    他没有在多加理会究竟是哪个富婆姐姐捎来的消息,反正微信并未显示已读,他也就当作没这回事。

    顾烟歌自然没有漏掉祈炎方才那个不明所以的举动,黑眸看了眼她一进房间就被对方丢到一旁的手机。

    你在忙?

    没,就滑滑动态,刷个朋友圈罢了。

    那么用得着如此心虚?

    顾烟歌平日并没有看好友圈的习惯,对她来说比起追踪那些娱乐八卦,她更倾向中国文学。

    她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接着。她抛出了手中黑底银色线条的遥控,将它给丢向祈炎的方向。

    送我回家吧!

    好的,老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