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与天神没羞没臊的日子 > 正文 野炊(一)
    大巴到了地方,元沅本想最后一个下车,反正她东西不多,等得了,可身边的杜老四笑眯眯地坐着不动,一副无所谓、我是谁的态度,一看就是在等她动身。

    元沅撑着座椅站起来,微微蹙眉:“麻烦你让一下。”

    杜老四侧过身,只留出半个身子的空隙,元沅眼看其他同学都下车了,刚迈开腿,突然腰间一沉,一双手抱住她的腰猛地往下拽,突然的大力让她摔倒在杜老四身上,一抬头,一张嘴凑了过来。

    其实,这个“杜老四”长得一表人才,眉清目秀,脸上白白净净,看上去不像是没女孩追求的样子,可是现在他八爪鱼一般缠在元沅身上,一只手迫不及待地解开裤腿中间的拉链,急哄哄地要对元沅下手,这摆明了找揍。

    啪地一下,一巴掌呼在他脸上,趁他呆住的那一刻,元沅拔腿就跑。

    好在她穿的是裤子,跑起来也比较快,等她下了大巴,正在湖边抽烟的司机转过身来,显然愣了一下,她倒是不管这么多,直接往自己寝室驻扎的地方跑。

    这是毕业的最后一次野炊,大家的预想是在这里露营一夜,以寝室为单位。元沅刚到地方,薛小洁和吴小涂已经在支烧烤架了。

    小洁问:“你看见叶露露了吗?”

    元沅摇头。

    叶露露她们的室友,也是本地市长的女儿,早就搬离寝室去外面住了。元沅见过她几次,面容妩媚,身材傲人,经常请假飞往巴黎参加时装周活动,还听说做过几天模特,但薪资比她的零花钱还低就转行去拍戏做演员了。

    她几乎不参加任何班级活动。要不是这次听说是毕业最后一次,她怕未来火了别人说她不合群,她是绝对不会答应来参加的。

    就在话题间隙,一辆元沅叫不出名字的跑车从远处飞驰过来,周围忙着生火搭帐篷的同学们都定住了,准确地说,是盯着那辆跑车不放,元沅对这些不感兴趣,她更关心车里面的人。

    果然,正如她预料的那样,一双修长白嫩的大长腿率先出现在众人眼中,紧接着是姜黄色的小短裙,配上红棕色的大波浪和红砖色的大红唇,叶露露来了。

    突然,元沅想起那“梦”里出现过的一模一样的场景,只不过那时她穿得也是短裙,未免被人拿去对比,后来当着大家的面,叶露露气急败坏地指责她弄坏了一只价值叁千元的名牌包

    还好,她穿的是裤子,不会被比较了。她不怕跟人吵,可是怕浪费时间为不必要的人生气。

    正当元沅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叶露露的眼睛若有若无地盯着她,透出一丝凶狠。

    这些元沅都没有发现,她的注意力全都被点不然的火吸引去了。

    一开始,她的工作是搭帐篷,但是不知怎么了,她搭的帐篷缺胳膊少腿,风一吹就散,作为寝室长的薛小洁连忙让她去捡柴火,可捡来的柴都受潮了,于是,她来到了点火的地方。

    “可是,小洁,这个火为什么还是生不起来呢?我摆放的不对吗?”

    闻言,薛小洁回头一看,一堆柴堆成了一个天井,跟塔一样,中间的空隙都可以把人的脑袋放进去

    “元沅,你去洗菜吧!”说完,小洁塞给她一把青菜。

    “好!”

    一回头,叶露露坐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喝汽水,翘着腿,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来到湖边,碧绿蓝天,湖中央有一座没有桥的小亭,在岸上看上去就是小小的一个点,如果是冬天,千里冰封时节再来,就有独钓寒江雪的意境了。

    元沅喜欢这种天地化为一块的景色,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抱着怀里的青菜找了个岸边坐下,掰开叶子一片片地放在湖里洗刷,这时,身边突然多了一个身影。

    元沅猛地抬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人耐不住欢喜,却又平静无比地问道:“你看见杜评了吗?”

    杜评原来就是“杜老四”的大名,她听说过这个名字,现在跟她的男神一起竞争最后一届学生会会长职务。

    学校的学生会采取的是一学年制,开学初新的学期开始,就是火热的主席竞争开始了。他们作为毕业生,这是最后一次参与评选的机会。

    元沅私心想让男神赢,但是听说杜评与老师的关系很好,老师手上的票数不多,权重大。

    班长李轻风笑了一下,露出一只小虎牙,宛如明朗的阳光。他曾经被评为校草候选人,如果不是其他院系女生太多,把票投给了另一个人,说不动他就是校草了!元沅也和其他女生一样,为他感到无奈。

    “没看见你还是专心准备你的毕业论文吧,离那些人远一点。”

    李轻风俯下身,皱着眉侧过耳朵,“你说什么?不好意思,刚才风太大了”

    元沅笑着摇摇头,李轻风作为班长经常参与组织班级活动,平时的公务已经够辛苦的了,还是不要为其他事情烦忧了吧!

    “元沅,我你好像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吧?”

    元沅歪头一问:“为什么问我这个?”

    “我从来没有看见你跟其他男生一起,所以就如果冒犯到你了,请你原谅!你现在是单身吗?”

    元沅点点头,全然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个男生的眼神一变,只听他说了句什么就转身离开了,至于他说的那句话,风从湖面经过的时候,一只鲤鱼跳了出来吸引了她的注意,等她回过神来,李轻风已经走了。

    是什么呢?元沅一边想着,一边把菜装进筐里,不知不觉竟然走进了边上的小树丛,其实刚下大巴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这片丛林,那时光线很暗,全然看不清树林里面的样子,可真的走进一看,身后的营帐清楚的很,薛小洁在串肉片,吴小涂在搭帐篷,李轻风在各个营地之间徘徊,像是在询问什么

    元沅刚转了半个身打算离开,一个宽厚的肩膀就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露出的黝黑的手臂让她想起来丘鸣,直到身后那沉重的喘息和胡子在她后脖颈游走,她确定,就是丘鸣。

    可是,那不是梦吗?

    还没等元沅发问,丘鸣就抓住了她胸前不大但诱人的雪白奶子,慢慢地解开胸前的叁颗扣子,快速探入胸口,把那双困了许久的奶子露出来,一口咬了上去。

    元沅差点叫出了声,死死咬住嘴唇,亲眼看见李轻风从树林前面走过去,又看见几双好奇的眼睛往树林里看来看去,她刚要把丘鸣推开,手里的青菜掉了一地,一只手就托起了她的屁股,将她紧紧地锢在了怀里。

    下一秒,温热的吻就贴了上来。

    作者:来个评论怎么样?或者珠珠?或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