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渡舟 > 正文 18 陆
    季宜呐呐道:“你很忙。”

    “所以你就跟别的男人出来?”

    乔旬的话像一记耳光打在季宜的脸上,季宜愣愣的抬头,乔旬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昨晚上还嚷着累,今天就有性质出来和别的男人一起看灯展?”

    乔旬捏着季宜的手腕,把她往外拖。

    “看来你是不明白自己的身份!”

    季宜的眼泪顿时出来了,她的身份?不过就情人吗?

    她解释:“我是和社团的人一起出来的。”

    乔旬不理她,他现在心里仿佛有一团火,从在小区门口看见季宜上了别人的车以后就开始烧起来了。

    “满满,你还约会撒谎了!”

    他狠狠的关上车门,踩着油门飞驰回家。

    在电梯里,乔旬就伸手去撩季宜的裙子,季宜慌忙躲避。

    乔旬强硬的吻住她,“没关系,不会有别人的。”

    房子是一梯一户,确实不会有别人,可在外面的不安全感,还是让季宜整个人都缩起来了。

    花穴紧得连手指都塞不进去,乔旬摸了几下,季宜痛呼出声。

    “怎么呢?”

    乔旬想掀裙子去看,季宜摇头,小声说:“昨晚做的太狠了。”

    乔旬闻言愣了愣,脸上诡异的染上了一抹红,他低头把季宜的裙子整理好,说:“抱歉。”

    他把季宜送回房间,自己下楼去了。季宜不知道他去哪,他并不是每天都会留在这里,但大部分时候都是。

    季宜回到房间,把裙子脱了,进浴室泡澡,折腾了半天,她浑身都难受,只想浸泡在热水中,可能这样才会有那种在母体里的安全感。

    她在脑子里想乔旬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咀嚼,只觉得自己一颗心被泡在酸涩的水里。

    她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单独约会呢?她的整颗心啊,都放在了乔旬的身上。

    直到水凉了乔旬都没有回来,季宜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生气,她进到厨房,从冰箱里挑出一颗白菜,洗干净后放在砧板上,用力的剁起来。

    她有个怪癖,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喜欢做菜,仿佛把苦涩的心情煲成汤汁,她的烦恼也没有了。

    乔旬进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他手里提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似乎装着药盒。

    “你没走?”她忍不住问道。

    乔旬向她走过来,“我能去哪里?这里也是我家。”

    也是?

    每次乔旬说的话,她都恨不得一个字一个字拆开看,从里面翻找出一点甜蜜慰藉自己。

    “饿了吗?”乔旬看了眼砧板上的菜。

    季宜摇摇头,“没有。”

    “那先把衣服脱了,我看下伤到没?”

    季宜顿时瞪大了眼睛,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季宜没动作,乔旬不耐烦了,季宜身上就穿着宽松的睡袍,随便一撩就开了,他一把抱起季宜,把她搁在料理台上,然后把她一只白嫩嫩的脚丫架在自己肩上。

    季宜被迫用一种双腿大开的方式面对乔旬,乔旬勾下她的内裤,仔细看了看。

    “是有点红肿。”

    他拿起一管药膏,打开包装,挤出一点涂在穴外,冰凉的药膏让季宜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乔旬顿时按住她的脚,拍了下她的屁股。

    “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