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本宫不可以 > 正文 第101节
    纪初桃还想再问些药方的细节,纪姝却是打断她:“还有一事,如今有祁家那匹凶狼护着你,我已是放一百个心,决意出去走走。”

    纪初桃不知纪姝的打算,还以为她只同往年一样去温暖的地方避避寒,便道:“好呀,去几个月?”

    纪姝笑而不语。

    纪初桃看到了她眼里的洒脱告别,不由错愕,怔怔道:“二姐,你……”

    纪姝抬手,示意她不必说破。

    “我这一生浪荡沉浮,阴谋打滚,满身泥淖,如今只想过过清净的日子。兴许腻了就回来,也兴许一辈子都不回来。”

    纪姝笑得恣意,起身道,“就这样,得空给你写信。”

    想起什么,她又顿住脚步,俯身在纪初桃耳边道:“临别赠礼,我再教你最后一招‘御夫之术’……”

    说罢,不顾纪初桃哭笑不得的神情,裹着一身素衣向光而去。

    同月,天子勤勉刻苦,大公主纪妧便以病为由,迁居温泉行宫调理身子。

    纪妧离宫那天是深秋的早晨,天刚蒙蒙亮,纪初桃与纪妧同乘一辆马车,送长姐出城驱寒疗毒。

    太医说纪妧所之毒时间太长,配制的解药佐以温泉辅助,已无法恢复身体巅峰状态,但调理得当,至少能保住性命无忧。

    正想着,她透过飘动的车帘,看见宫门外蒙蒙的晨曦立着一人。

    褚珩穿着一袭清雅的松青襕衫,玉簪束发,后脑披散的长发如墨,比女人的还要柔顺。他于路边静静地站着,当真有仙人之姿。

    擦身而过,纪妧撩开车帘,凤眸没有一丝涟漪,依旧清冷优雅。

    明明是送别,但谁也没有说一句惜别之言。

    “左相来赠别,大皇姐不嘱咐他两句么?”直觉告诉纪初桃,褚珩专程来此绝对不是一个臣子送别帝姬那么简单。

    纪妧半敛凤眸,淡然道:“本宫不会为任何男人停下脚步,包括他。”

    清醒到近乎残忍的话语,纪初桃敢笃定褚珩定是听见了。

    因为那一瞬,纪初桃明显看到褚珩的眼睫颤了颤。

    但他什么也没说,不解释,不强求,只朝着纪妧车队离去的方向拢袖长躬,直至对方的马车消失在大道上。

    下雨了,三三两两的水珠打在地砖上,其或许混进去了一两颗苦涩的,晕开暗色的湿痕。

    朝局人没有伤春悲秋的资格,再直起身时,褚珩依旧是那个无私能干的左相,立三尺朝堂,守万里河山,等她伤愈归来。

    城门外,一线曙光。

    去年,纪初桃在这送祁炎北上,今年于此地送长姐离宫休养。

    “大皇姐也走了,不知要几个月才能回来。”纪初桃上了自己的马车,钻进祁炎温暖的怀里,“就剩我一个人……”

    话还未说完,就听见男人不满道:“成了亲还只顾着娘家,夫君不是人?”

    纪初桃笑了声:“你怎么谁的醋都吃哪?”

    祁炎搂住她,想起一事,问道:“听闻当初琅琊王宫乱之后,你以性命担保,让大公主同意你我的婚事?”

    “你如何知道?”纪初桃惊讶,“又是拂铃与你说的?”

    祁炎不答,只认真地看着纪初桃。

    许久,他从怀摸出一物,递在纪初桃手。

    带着他体温的墨玉,刻着穷凶猛的花纹。纪初桃愣神,问道:“你怎么又拿过来了?藏好,我不要。”

    “把命给你。”祁炎强势地包住她的手指,不让她退还信物,低沉道,“若我负你,以死谢罪的该是我,而非你,懂吗?”

    纪初桃捂住他的嘴,蹙眉道,“不要说不吉利的话。”

    被捂住唇,祁炎上半截脸的轮廓尤显深邃英俊。他眼眸弯了弯,也不知是笑还是别的,就着这个姿势,吻了吻她的掌心。

    温热的,珍视的一个吻,纪初桃因暂别两位姐姐的失落之情,又被另一股热流填得满满当当。

    半晌。

    “回家?”祁炎低低问。

    “好。”纪初桃红着耳尖颔首。

    四个月后。

    景和元年,除夕。

    塞北朔州,璀璨的烟火冲天而起,一袭雪白狐裘的妩媚女子凭窗而望,拖着苍白的腮帮道:“除夕了,又活过一年。”

    身后一只蜜色的结实手臂伸来,贪恋地揽住了她的腰肢。

    纪姝头也不回,眼里映着烟火的光,冷然笑道:“你那皇位才刚坐稳些,就敢混进朔州城来,不怕被当做奸细丢了性命?”

    “你不肯去北燕,我就来找你。”生疏的汉话,兽语般从喉咙里咕哝出来。

    “我是你什么人,你来找我?”纪姝对李烈的黏腻十分厌烦,命令道,“松手,别打扰我看烟花。”

    “烟花没我好看。它在天上,我在眼前。”

    直率的异族男人撒起娇来简直要命,央求道,“我给你找药方,受了伤,你抱抱我。”

    还学会挟恩图报了?

    纪姝哼笑一声:“你知道的,李烈,我从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做奖赏。”

    李烈抿着唇,依旧执拗地望着她。

    “除非,你能让我乐。”纪姝眯着勾了墨线似的眼睛,懒洋洋说。

    塞北的风拂过,越过高山河川,在京都城吹落几片雪花。

    行宫,冷雾缭绕,纪妧一袭夜色宫裳立于廊下,用袖子小心翼翼地接下一片飞雪。

    “好美。”纪妧垂眸望着那朵小巧晶莹的八角雪花,低声道,“困居深宫多年,已经忘了上一次赏花玩雪,是什么年份了。”

    “殿下身子才刚好,太医说不能受寒,回汤殿去罢。”

    一旁的秋女史为她披上斗篷,禀告道:“今日皇上又派信使前来,向您请教赈灾之事。”

    武平侯府,灯笼嫣红明丽,镀亮满树雪景。

    纪初桃捧着一只娇憨可爱的雪兔子,被冻得直跺脚,朝着身旁冷峻英挺的武将笑道:“祁炎你看,我团的兔子!可爱么?”

    一只冰冰冷冷的雪兔子,哪有她活生生的人可爱?

    祁炎的视线落在她冻红的指尖上,皱眉。

    下一刻,雪兔子被无情夺走,纪初桃来不及惋惜,冻红的指尖就被拉入宽厚的怀捂住。

    指尖触及一片厚实的胸膛,纪初桃下意识摸了摸。

    还是冬天的祁炎舒服,又大又暖!

    祁炎的目光暗了暗,而后弯腰扛起纪初桃,朝屋走去。

    纪初桃被扛在肩上,一颠一颠的,离地太高仿佛要磕到房梁,不由蹬了蹬腿细声道:“祁炎,你干什么?”

    “回房,暖身。”祁炎踢开寝房的门,如此说道。

    子时烟花灿然,飘雪如絮,屋内却是一夜如春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