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有钱的苦你不懂 > 正文 第158节
    【???wok我看见了什么?!宁朝是不是昏厥了??宁朝是不是晕过去了?】

    【是因为听见了倦词掉马的消息了吗?朝朝子!咱们不至于!你之前掉过那么多马甲呢?你之前都稳住了,怎么这次撑不住了啊啊啊!】

    【呜呜呜闭嘴!朝朝,我的漂亮朝朝你肿么了!!狗比盛世狗公司是不是压榨他了!】

    问话的那个记者,更是吓得不轻。

    赶紧上前:“没事儿吧?没事儿吧?”

    明燃知道内情,难免把事情往最坏的角度去想。

    连“猝死”这两个字,明燃都想到了。

    还一直去试探宁朝的呼吸!

    确保宁朝还在喘气,才安心那么一点儿。

    那记者不明白内情啊,帮着招呼人,帮着叫救护车。

    看着明燃一脸绝望,还安慰:“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您要不先喝口水?”

    喝水??

    不知道宁朝到底什么问题之前,明燃被说喝水了,他连喘气都不敢喘顺!

    救护车先往急诊拉人,明燃则是联系乔合遇、德国医生等好多,曾为宁朝看诊过的专家。

    赶紧过来!事态紧急啊!

    等到了医院,先过来的是个急诊大夫。

    他就普普通通一位急诊大夫,也不是什么人类大脑什么神经专家。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宁朝的情况,蹙起眉来。

    明燃现在都崩溃了,你一蹙眉,还得了?

    他什么坏情况都想到了。

    明燃是真的在哭,哭得哇哇的,一把抓住急诊大夫的手。

    “医生,我求求你救救他!我们有专家在路上,正在往这边赶,求求您先稳住他的情况,不要让他出事啊呜呜呜!”

    急诊大夫:“呃。”

    明燃收不住啊。

    他是真的爱宁朝。

    遇见宁朝前的过往日子里,他不觉得有什么。

    但遇见宁朝后,他才明白,原来这才是爱人和被爱的日子啊。

    他难过极了,低低喃喃:“我真的不能没有他……我真的不能……没有宁朝……”

    这是实话。

    他坦诚承认。

    之前知道宁朝的病的时候……

    他迫使自己坚强,就像之前遇见每次困难的时候。

    他知道他是宁朝的后盾,正如宁朝是他的后盾。

    他们互相依偎。

    明燃,是真的不能没有宁朝。

    急诊大夫看家属都这样了,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又是仔细检查一顿,他慢慢眼神不对了。

    急诊大夫:“他就是睡着了啊。”

    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要知道,宁朝从晕倒到被送进医院,到现在,一顿检查拍片下来,都起码两三个小时了。

    急诊大夫也纳闷。

    怎么折腾都不醒,就很神。

    抬着他的时候,你凑近,还能听见宁朝说梦话。

    宁朝:“……呼呼……把扑棱蛾子的翅膀子揪下来!”

    急诊大夫:……这可不就是睡着了嘛?!

    那边明燃也觉得神。

    明燃诧异:“不可能,怎么可能?他睡着了?”

    “他睡着了的话,怎么可能一个小时了还没醒,而且之前他睡过一个小时了啊……”

    宁朝最好的时候,就是一个月能睡上一小时么。

    但急诊大夫不知道啊。

    听了明燃这周扒皮的发言,拧着眉毛,莫名其妙。

    急诊大夫:“……这艺人的工作强度是有多大啊?就让人睡一个小时??疯了吧?”

    然后对着明燃和老唐,开始教育。

    “不管工作压力多么大,一定要注意休息,通宵啊、熬夜啊、作息不规律啊,对人身体伤害是很大的!”

    老唐,一脸懵逼。

    唐总还没搞清楚发生了啥。

    但一听是睡着了,不是昏厥失去意识成植物人了,就安心不少。

    急诊大夫有些无语。

    “怎么跟演偶像剧似的……我还以为是心脏病、脑血栓呢,就是睡着了……这真是,亲眼看一出罗密欧与梁山伯啊。”

    明燃也呆滞了。

    明燃:“那,那怎么办?”

    急诊大夫:“挂个葡萄糖吧。”

    于是给宁朝挂了个葡萄糖。

    等乔合遇、德国医生等等专家来了,他们一行人拿着各种片子报告又去看、又去研究了。

    这时候,收到消息的宁朝爸妈也到了。

    他俩八百里加急,火速奔袭,急忙赶了过来。

    病房里,宁朝在床上躺着。

    明燃靠得很近,握着他的手:“呜呜呜!”

    宁朝妈妈坐在床边:“啊呜呜呜!”

    宁朝爸爸坐在床尾:“嗷呜呜呜!”

    他们仨人的心情,可以想象。

    明燃他爸又在开董事会。

    所以才赶过来。一进门,就是这种场景。

    明燃他爸:“??什么情况?!”

    他得知了宁朝是睡着了住院,就够无语的了,一进门看见儿子和亲家哭作一团,就更闹心了。

    他才不要进去。

    在走廊,明燃他爸跟特助吐槽。

    “我还不够开明吗?我让我的独子搞gay啊!这怎么还这样?”

    哭个鸡崽子啊?

    特助哪知道啊?!

    人家主修经济,又不主修心理。

    但老董问了,就只好猜测。

    特助就说:“明董,是不是小明总,还是,心里面有阴影啊?……毕竟您也知道,他小时候……”

    小时候被亲妈丢在台阶上。

    父母离婚,家里又其实没有那么多爱给他。

    长大后在外面,不回来就不回来,也没人和他温情。

    说实话,和宁朝谈恋爱后,估计是明燃二十几年生涯里,最坠进爱堆堆的日子了。

    原生家庭,童年阴影,这么看来,明燃也不好受。

    提起这个,我们明董就有些心虚。

    明燃他爸:“……那我怎么办?”

    特助趴在明燃他爸耳边,悄悄说了不少话。

    明燃他爸,表情狰狞。

    他把特助打发出去买粥,自己在走廊呆着。

    过了四十分钟吧,宁朝爸妈和明燃出来了。

    他们仨凑在一起,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宁朝妈妈轻轻揽着明燃,一下一下地摸着明燃的头发,还停下来为明燃整理衣领。

    宁朝爸爸则默默站在走廊风口处,为娘俩挡着风。

    他们没一个人看见站在风口处的,我们明董。

    明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