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有钱的苦你不懂 > 正文 第92节
    榜一大佬明燃!是其他人都没法比的最忠实粉丝!

    “对,他不是大书粉,你才是!诶,对了,他每个月从家里领零花钱吗?”

    宁朝感觉明灼好像有些纨绔子弟的那种感觉,这种是不是会从家里领零花钱用啊?

    他还蛮好。

    明燃思索了一下。

    “好像也没有,他就吃吃喝喝玩玩,在一个公关公司做董事,应该有工资的。其余的我也不太清楚了。”

    宁朝点点头。

    一边吃巧克力棒,一边顺嘴说:“他好像很不喜欢娱乐圈的样子。”

    明燃沉默了下。

    有些故作无所谓地开口。

    “啊,和我……亲生母亲有关。”

    这话就一下子打在了问题的正心。

    没人,会管妈妈,叫亲生母亲。

    <

    br>

    除非这里面有着各种各样其他复杂的事情。

    宁朝默默把巧克力棒吃完,没问。

    只是回身,一把按住明燃的脑壳,直接把明燃的脑壳按进他怀里!

    来,抱抱你。

    给你力量和勇气!

    明燃:“……下次可以不在胸前的口袋里放糖吗?硌脸。”

    过了一小时,明燃爷爷和两个男人一起回来了。

    那两个男人,一个是明燃的爸爸,一个是明灼的爸爸。

    明燃爸爸有点儿笑面虎的感觉,但对着宁朝很慈爱:“小朝是吗?”

    然后从助理那里接过来一张卡,递给宁朝。

    宁朝:……?不会真有给钱走人的剧情……

    爸爸表示你想太多。

    爸爸很和蔼地开口:“家里自己的连锁餐厅,以后多去吃。”

    宁朝还以为是那种餐店的连锁餐厅。

    一看这卡,嚯!是著名吃早茶的高档馆子!

    一顿没有五六百下不来,但还是有无数吃货接连打卡安利的神·美食店!

    宁朝好开心啊:“谢谢叔叔!!”

    明燃:“……爸。”

    他能想象到宁朝有多开心了。

    另一边,明灼爸爸一头长发,到肩膀,有股艺术家的气质。

    看见宁朝了,就问明灼:“你的朋友怎么没来?”

    明灼故意道:“你觉得呢?”

    他爸好像领悟了什么:“也是,你长得就一副没朋友的样子。”

    明灼:“……爸?”

    明燃爷爷呢,就很严肃,也不说话。

    一直冷着脸,脸上还有一道疤,看起来就很凶。

    宁朝心想,家主嘛!肯定都是这样的!

    不然怎么坐镇家族,保全家上下平安?

    他对明燃爷爷有滤镜。

    毕竟爷爷是白手起家的男人!是偶像般的存在!

    三位大佬都挺喜欢宁朝。

    宁朝长得好看,说话也有趣,孩子又不是上门找合作要资金之类的商业目的,而是小辈带来玩的朋友。

    大佬:燃燃终于往家里带朋友了!死命玩!

    大家坐在一起聊了会儿,三位大佬就起身回房间了。

    估计是去工作了,毕竟只有总裁里的总裁不工作,实际上的大佬时时刻刻都在工作。

    一眨眼就到了晚上,吃完饭,宁朝和明燃在房间露台上聊天。

    宁朝还逗他玩:“连过好几天生日的感觉怎么样?”

    明燃实话实说。

    “……好像没什么感觉。”

    是真的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生日是什么?

    其实就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人需要在长长无趣的生命里,给自己一些特别的日子,去享受惊喜。

    可明燃却觉得,只要宁朝在身边,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

    每一天都很惊喜。

    ……不是说宁朝会突然又掉马的那种惊喜。

    就是日子有了更多细小有趣的意义,不再只是期待结果而草草经历过程。

    他的心软得像宁嚎猪的猫毛。

    猫味儿的生活里,才没有雾霾。

    宁朝正吹着晚风,他好开心喔!

    想换个靠栏杆的姿势,结果左脚一转,右脚一歪,咔一下子,结结实实的就这么磕在了大理石上。

    宁朝嘶嘶哈哈地叫唤:“嗷嗷嗷磕死我了!”

    明燃一惊,立刻蹲下去,姿势半跪着瞅瞅,看宁朝捂着的是腿,不存在磕到脚趾立刻骨裂的情况,安了些心。

    这才有心情无奈打趣:“你磕什么?”

    宁朝:……磕宁朝x明燃,略略略。

    明燃没起身,他仰头望向宁朝。

    过了会儿,又笑起来。

    他轻声道:“我想你陪我来,就是因为只要你在我身边,我遇见什么人什么事儿都开心。”

    “明灼很烦人,我一直认为他不讲道理,无法沟通,阴阳怪气,只知道吃干饭。”

    宁朝:……giao,不愧是亲生堂兄弟,对于彼此的评价竟然都如此残忍。

    “但你一来,我居然发现他也是栾岱的书粉,我们居然在某种事情上有着共同爱好和话题。”

    明燃:“这是你带给我的妙,你给我的世界带来太多。”

    他看向宁朝的眼睛。

    漂亮的脸仰着,眼神清澈,目光温柔。

    他说。

    “生日乐。所有的幸运都会属于你,小朝。”

    宁朝:“……是你过生日。”

    宁朝其实手指有些抖。

    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好。

    明燃才是很好,体贴温柔脾气好,这样的明燃……

    这时候,明灼,从旁边三楼露台使劲探头出来。

    看见他俩一个站着一个蹲着,大喊:“……你俩在干嘛?!”

    宁朝走过去,也探头:“你干嘛?”

    明灼就说。

    “爷爷找你们打麻将。”

    宁朝惊了:“……等一下?打麻将?”

    其实是叫明灼去。但明灼不想去。

    明灼就大咧咧耍赖:“你去,我不能输了,再输我连看的钱都没有了。”

    宁朝心情复杂,又很好,就问。

    “你们不应该玩点儿更高大上的东西吗?比如,赌石?鉴宝?”

    明灼:“……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明燃在后面捡乐子。

    偷偷笑,看宁朝就觉得可爱。

    他知道宁朝满脑子豪门剧情,就觉得更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