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有钱的苦你不懂 > 正文 第29节
    他其实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正满脑子的“giao有钱人好喜欢做慈善喔”、“他这是干嘛他不会玩真的”、“他扒了我的马甲就为了清空我的烦恼他是天使吗”。

    明燃呢,却开口:“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是,我知道《明唐》对闵乌的重要性。”

    “那是闵乌的故事、心血,是你的小世界。我想,你有资格也有权利留着它,不叫它被欺负。”

    也不叫宁朝被欺负。

    这话说的,好像宁朝全然无辜。

    他其实并不无辜。

    他卖版权的时候开开心心,你想啊,他写出来的东西有了被拍成影视的机会,他不要太开心!

    但凡是写东西的人,心里都是有这么个小梦想的,都想着哇我写的东西要是被拍出来那简直太棒了!

    而且他还赚钱。二百万到账后就回老家给爸妈买了门市。他们一家子都开开心心!

    他是想要钱的。

    谁不想要钱呢?

    宁朝不是什么搞梦想的人,他卖的时候就知道,被拿去改编成影视后出来效果怎么样,谁也不能控制。

    无非就是一场赌博。

    只是赌桌上《明唐》被资本大佬拿来压榨败坏,用最低劣速的法子赚钱后……

    他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

    《明唐》是他的小宝贝呀,他好好地交过去,却没被好好对待。

    《明唐》的书粉更是没被好好对待。

    可他没说出口过这份不甘心。

    因为他收了钱。

    成年人的世界没那么多黑白分明。所以《明唐》被拍毁了之后,他生气,也是生闷气。

    他已知万事万物无法转圜。可明燃却直接递给他一份合同。

    宁朝不知道明燃是怎么把《明唐》的电影版权从资方那里买来的。

    但他知道它好贵。

    尤其从资方手里二手买,打断人家的赚钱大业,只有加价的份儿,估计还是十几倍的加价。

    宁朝去看明燃的表情。

    明燃:“你不想《明唐》拍电影了,就守着这份版权过期,也就自动回到闵乌手里。过几年想拍了,你也可以自己组班底。”

    明燃笑起来是很好看的:“最近不就是在为了这个不开心吗?”

    他顿了一下。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想你开心。宁朝,我想你一直开开心心的。”

    宁朝:……?

    你嘴甜甜!

    所以明燃是什么死霸总吗??

    而且话说得这么走心干嘛?!

    淦,他本来就是感情很脆弱的小男孩,明燃还这么走心,他要抱着明燃的肩膀哭诉一场了!

    是啊。

    宁朝最近就是在为了这个不开心。

    为了他的《明唐》要被糟蹋而不开心,为资本不做人而不开心。

    而今天明燃突然就甩了他一份合同。

    ——这物欲横流的混蛋社会里,有人看得见你。有人对你好。

    宁朝此刻心情很妙。

    他是系毕业,作者出身。可愣是不知道怎么去合适恰当的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他好像一只小鸟,本来在雷暴飞行,落在一户人家屋檐上的时候,里面探出一只手为他遮住了一刻风雨。

    小鸟的羽毛是软软的,宁朝的心也是软软的。

    他就突然感动起来。

    宁朝翻着手里的合同。他其实看不进去那些密密麻麻的字。

    马甲精之前没太想过自己翻车的时候。

    怎么可能翻车呢?

    他宁朝可是优雅走钢索的人!

    光是大号就是十几个,层层重重马甲加身,仿佛一只大洋葱!

    洋葱的乐你怎么懂!洋葱的乐就是美滋滋地看着扒洋葱的人哭泣!

    你扒!你扒!

    你怎么可能扒出真正的我!

    就算翻车,那也不叫翻车呀。

    那叫什么?

    那叫“害,没想到苦苦隐藏身份的我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那种爽感!

    在宁朝的想法里,应该是类似于皇帝微服私访被小混混欺负,小混混说“哈你死定了我姐夫是县衙大老爷”!

    结果县令来了之后直接跪下,一把抓过小混混十二个大嘴巴,全场一起“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种掉马才有趣!!

    他的掉马是什么社死现场?!

    根本没有爽感。

    可是宁朝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劲儿过了,坐在那里,捏着合同,半晌,一向没心没肺的他还是开口。

    “我不能要。”

    他这么说。

    宁朝:“我不知道它要多少钱,但我知道它肯定特别贵。你也一定用了很多心思,花了很多时间,吃了很多苦头……”

    明燃:“啊?没有啊。”

    “我就是跟我爸的一个影视公司那边提了一嘴而已。”

    宁朝:……???

    嚯,这就是资产阶级吗?!资产阶级的口吻真的欠揍耶。

    他的感动憋回去了四分之一。

    但还是坚持。

    明燃无所谓的样子:“扒掉你的马甲给我的乐,完全抵得上我给你这份合同了。你知道吗?我最近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乐。”

    宁朝:……你乐个屁!

    他的感动又缩回去了一半。

    明燃看他。

    明燃摇摇头,轻轻叹气。

    最后还在那里来了个主题上的大升华:“我们此刻彼此坦诚,互相信任。以后更要一起努力!加油。”

    好正能量!

    宁朝的感动就都缩了回去。

    哈?

    什么?彼此坦诚?

    这话是对着十多个大号几十个小号的宁朝说的吗?

    鹅鹅鹅,明燃以为现在他们是彼此坦诚的了!

    不要啊明燃!你不要这么以为!

    你不会以为宁朝是个只有一个马甲的普通马甲怪?他可是一个只大号就十多个的马甲精啊!!

    这咋办?

    明燃发现了一个马甲,好,过去了。

    他也就觉得“哈我的队友是个白天认真训练晚上回家还有日更九千字的触手怪”、“我的队友白天搞爱豆钱晚上搞码字钱他可真是个搞钱狂魔”、“我的队友背地里呜呜呜他可真是个撒娇鬼”。

    有些羞耻,但是只要他不要脸,这事儿都不算事儿。

    钱钱,香香,搞搞!

    但是。

    等明燃发现两个马甲、三个马甲、四个马甲、五个马甲等等等的时候,怎么办?

    真的自杀让明燃没有父亲吗?

    宁朝这时候才开始意识到,修罗场,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来。

    宁朝:真是该死而甜蜜的烦恼!!我怎么就这么厉害,厉害到能干也是一种烦恼啊呜呜呜!

    等晚上各回各家之后,明燃还在戳宁朝。

    宁朝被一戳一蹦跶。微信响个不停。

    【明燃:还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