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小贪恋 > 正文 第116节
    江恋即将结束在北京的实习,过几天就要回南城。

    本以为,实习的这一个月,她能和陈知言朝夕相处,关系有更近一步的突破。

    可万万没想到。

    她忘了一个人……

    自从上次在江恋耳后发现吻痕,蒋寻就炸了毛。江恋来北京实习的这一个月,防陈知言就像防贼一样,严防死守,严阵以待。

    每天蒋寻都像个超大瓦的电灯泡夹在两人间,吃饭也跟着,睡觉也跟着……

    江恋都不敢相信,他整整跟着陈知言住了一个月。

    陈知言住酒店他也住酒店,陈知言住家里他也住家里,总之他就像个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

    一个月,江恋竟然没有找到一个晚上,能和陈知言单独相处的时间。

    简直离谱。

    马上就要回去了,江恋实在是心有不甘。

    这天下班,她请部门所有同事吃饭,说是谢谢他们这段时间的照顾。

    等大家到了的时候才发现,蒋寻也在。

    不过公司的人都知道江恋是蒋总的外甥女,也没有对他的出现很意外,大家意外的是,陈总竟然不在。

    江恋来时创实习的这一个月,大家都知道她就是被陈总拐跑了的蒋总的外甥女。也都知道,只要陈总和江恋出现在一处,不消五分钟,蒋总必然出现。

    但像今天这样,只有蒋总在,陈总不在的时候,几乎没有。

    江恋马上给出解释。

    她拿出蛋糕,说马上到蒋寻的生日了,趁着今天人多,提前给他过生日,让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吃饭的她带着头给蒋寻敬酒,祝他生日乐。

    众人虽然觉得很怪,但也都很给老板面子,热情似火,敬酒的人是一波接一波,花样不断。

    虽然蒋寻酒量好,但架不住人多,你一杯我一杯,很就喝高了。

    等陈知言赶过来时,他已经意识有些不清醒了,但还不忘揪住陈知言的衣服,不许他挨着江恋坐,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江恋忍了忍,又给他倒满了一杯,连哄带骗的逼他喝下去。

    一顿饭结束,蒋寻已经趴在桌上起不来了。

    等同事们都走光,陈知言才捏了捏江恋的脸颊,笑道:“我没记错的话,蒋寻的生日还有一个月才到,你这么早给他过生日,还不叫我,想做什么?”

    江恋也喝了几杯啤酒,此刻小脸红扑扑的,水润眼眸闪着光。

    “不想做什么呀……”她眨巴着眼睛,表情无辜。

    “呵……”陈知言笑了下,没有戳穿她。

    蒋寻醉的太厉害,自己走不了路,最后他们只能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两个房间。

    陈知言和蒋寻住一起,江恋自己住一间。

    等陈知言把蒋寻安置好,拿起手机,不出意外的收到江恋发来的信息——【叔叔,过来。】

    男人低低笑了会儿,去敲隔壁的房门。

    几声之后,房门打开。

    陈知言一进屋,就彻底明白,今天小姑娘是有备而来。

    相同的房型,里面的装饰却不同。

    气球,鲜花,烛光……

    浪漫而暧昧。

    而江恋也不是刚才吃饭时的装扮,头发散下来,换上了一身白色纱裙,美好的像是坠落凡间的精灵。

    陈知言走过去,低头在女孩唇上轻啄,低笑:“早有预谋?”

    江恋搂着他的脖子,用动作回答他的问题。

    是的,预谋已久。

    房间内的热度逐渐升温,在男人的大手撩起纱裙顺利探入时,小姑娘突然喊了停。

    “等,等一下。”

    男人舔|噬着细直的锁骨,压制欲|念:“等什么?”

    江恋难耐至极,想要推开他,气息不稳道:“我还没有求婚呢。”

    闻言,陈知言顿时停下,抬起头,眸光闪烁。

    江恋把他拉到落地窗前,哪里已经用鲜花和蜡烛摆出一个巨大的爱心形状。

    她让陈知言站进去等着。

    几分钟后,室内灯光暗下去,烛光晃动,一个抱着吉他的身影从黑暗款款走出来。

    几声和弦划过,轻柔活泼的嗓音响起。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随着歌声渐歇,室内重回安静。

    江恋放下吉他,拿着花走向陈知言。

    “在第一次见你时,我就开始幻想这么一天了。”

    “你根本都不知道你有多好,你值得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最珍贵的东西。”

    “而我爸爸妈妈总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她说着,从鲜花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

    银色的两个指环安静的躺在绒布上。

    “所以,你愿意……”

    最重要的话还没说完,一根有些凉的手指抵上了她的唇。

    “嘘……”

    男人拉着她,将两人调转个位置。

    “接下来的话由我来说。”

    他拿出戒指,认真温柔的低语,“江恋,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恋泪花浮动,珍重的点头:“我愿意。”

    我愿意,把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给你。

    指环套进手指,银光似星芒,灼灼绚烂。

    【正完结】

    -

    如果你问他们之后的故事,我会告诉你。

    夜晚的时间还很漫长。

    醉酒的男人撕掉冷静克制的面具,慢条斯理的扯下领带,解开衬衫袖扣,深不见底的黑眸牢牢锁住女孩,嗓音暗哑——

    “慢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