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哥哥不做人(ABOSM1v1) > 正文 ρ18яɡм 13窒息
    冬日的太阳光芒微暗,尽管天空中撑起巨大的玻璃天幕,隔绝了暴雪寒风,尽管有人造光源与暖气的加持,但是仍然能影响人的心情。

    这是千万年来无法改变的,刻在基因里的天性。

    趁着假期,梵行带着般若来到南半球的7区,这里此时正值盛夏。

    蔚蓝的天空与海凝成了一泓无际的穹,盘腿坐在空旷的沙滩上,凉爽的海风吹得她昏昏欲睡。

    梵行游了一圈回来,把捡来的海星放到妹妹露出的肚皮上,把人给弄醒了。

    “啊!”般若有被吓到,飞快的甩掉了身上的那只海星,然后眼泪才后知后觉地流出来。

    梵行没想到会把她吓哭,保持蹲在她旁边的姿势没有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妹妹,一时呆住。

    般若缓过劲来,推了他一把,带着哭腔说:“哥哥太过分了!”

    他自然是稳如磐石,晃都没有晃一下,般若就更气了,“哥哥!”

    半晌,梵行揉了揉她的头发,“胆子太小了。要不我给你捞点别的回来?”

    般若脸鼓成河豚,还挂着两条泪痕,“才没有,我什么也不要,哼。”然后起身踩着湿漉漉的沙子跑了,当然没走两步就被拦腰抱住,一通揉捏后被抱着往海边走。

    般若挣扎了两下,说了一遍“放我下来”没得到回应,很咸鱼地反手勾住他的脖子,随便他把她带到哪里去。

    海水冰冰凉凉的,漫过她的大腿,脚下是湿滑的泥沙,带着咸腥味的海风和海浪拂过,般若的神经松弛,腻在他身上,只听到海鸟的叫声。

    但是当梵行手伸进她沙滩裤里时,般若重新绷紧,抬头看了他一眼,到底没说什么。

    顶在她肚皮上的一团软肉渐渐发热变硬,梵行把她裤子往旁边一拨,就插了进去。

    海水随着他的动作涌进去,又被带出来,有点刺刺的,般若眉头微蹙,手脚并用的靠着他往上爬。

    梵行便往更深处走,般若:“”

    因为在水里阻力有点大,什么动作都显得慢吞吞的,温柔万分,可是海水进入甬道的感觉又特别刺激,而且她现在踩不到底,心高高悬起,没几下她就高潮了。

    梵行揉捏着她的小肉珠,延长她的快感,还咬着她耳朵问舒不舒服。

    般若呢喃道:“嗯”

    一波海浪打过来,她呛了口海水。

    她咳到一半,又呛了一口,感觉鼻腔充血,特别难受。

    “咳哥,咳”

    她咳嗽的时候骨盆肌也一下一下的收缩,把梵行直接绞到射精。

    她眼眶红彤彤的,脸上全是水珠,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海水,就用那种可怜得不行的样子看着他,梵行承认心软了,往沙滩那边走了两步。

    也就一点点的距离而已。

    然后开始教妹妹怎么潜水换气。

    “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梵行等她咳完,慢悠悠的说。

    “下水之后,慢慢呼一小口气,不要紧张。”他和她一起沉下身体,水一点点浸过口鼻,然后是眼睛。

    “吸气。”

    “呼气。”

    “吸”

    般若虽然没再呛水,但是哥哥和她潜在水底的时间慢慢地拉长了,每次都要等到她挣扎上浮的时候才放过。更关键的是,他的肉棒还在自己体内,有一下没一下地顶弄着。一缕一缕的精液从他们交合的地方溢出,荡开在海水里。

    这种生死间的窒息感,让般若又恐惧又性奋,海平面以上是氧气,新生,忧惧,海平面以下是水,死亡,尘埃落定。

    贯穿两者的是她攀附着的肉体,她的哥哥,自己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里又不由自己。对她来说性伴随痛苦与烙印,爱也是。

    般若最后咬了他一口,梵行知道该停止了。他吮吸着她的唇瓣,交付一个咸苦的吻,然后结束这一场性爱。

    往回走的时候,般若被背在背上,一只手勾着他脖子,一只手在他腹肌上攀格子,梵行也不阻止,不时侧过头和她搭话。

    夕阳被甩在身后,只能给走在前面的影子镀一道金边,风吹干了皮肤留下一层薄薄的盐晶,她咬在他肩膀上的牙印泛起痒意。

    “般若,我爱你。”梵行看着她的影子说。气氛这么好,他应该带那枚戒指来,好在他们来日方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