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幺儿的科举之路 > 正文 第197节
    众位大臣“…………”话说什么时候首辅之位意见一致过?众人复看了眼一旁气定神闲的沈大人,合着沈大人一退出,您就容后再议了?

    甭管众位大臣如何想法,随着总管太监一声奸细的嗓音,众人也只得各自散去。

    眼看着沈煊一出殿门便被一黄门恭恭敬敬的请了去。众人不禁感慨陛下果真偏心。

    诸臣之,唯有魏实微微勾起唇脚。

    果然,他们二人从来都不会是敌人。

    ***

    昭华殿内,沉香渺渺。

    君臣二人如往常一般相对而坐。

    “朕以为赫之你总该是晓得的,王卿走后,朕心属意之人非你莫属!”

    “是微臣辜负了陛下的好意!”

    天成帝微微转头,窗外百花难盛,唯有秋菊却是正正好的时候,一簇簇重叠着繁盛至极。

    眼前的帝王已经不在年轻,此时不知想到了什么,连声音都有些飘渺。

    “赫之,咱们君臣三十余年,时至今日,却仍不得掏心置腹?”

    “朕在你眼,难不成竟是那等打压贤良,容不得良臣之人。”只这句话却是用足了力气。

    “陛下!”沈煊一惊,下一瞬直直跪坐在地。

    “陛下于微臣宽宏备至,臣并非信不过陛下,臣是信不过微臣自己。”

    “人皆有私,臣也有。眼前繁花乱坠,臣也怕有朝一日,会迷了眼,失了心。”

    沈煊眸光微动。

    “更何况是陛下不忌讳,臣才能在有了这良种之功,侯爵之身的前提下,还能得以入阁,诸般实权在握。”

    “陛下!”沈煊将头重重埋在地上,哑声道:“臣怕的是,有朝一日,身不由己,终是被身后之人推着走向那无法挽回之地。臣更怕的是,陛下一番恩德,在臣身上尽数付之于东流。”

    俯首间,沈煊重重阖上双眼。

    历史之上,那些臭名昭著的臣子难道一开始就是如此的吗?他们也曾是皇帝亲信,他们许是也曾一心为公。然而尝过万般权利之后,尝过一令之下,万夫莫开的甜头之后。尝过万人尽数跪伏于吾脚之下后。能保得清明者又有几人,届时就如毒品一般,对权利的渴求早已深入骨髓再难拔除。

    退而言之,诺大的权利之下,便是初心不变又能如何?

    当年陈桥兵变,不管是否出于本意,皇袍加身之后,众口难封,赵匡胤也只唯谋反这一条路可走。

    武将如此,臣与其又有几分差别?

    一室寂静。

    沈煊思绪繁杂之际,却见一双稍显枯瘦的大手横于眼前。

    “陛下?”

    沈煊抬头,岁月从不宽恕任何人,哪怕他是真龙天子,圣明君主。数十年过去,眼前天成帝脸上早已布满沟壑。

    此时卸去了一身君威,祥和的仿佛一垂暮老者。

    “朕其实,并非沈卿所想那般圣明,没有丝毫猜忌。若非沈卿数十年如一日的退后一步,朕说不得也成了那等打压贤臣的昏君。”

    “陛下!”

    天成帝微微摆手,“赫之莫要为朕辩驳。”

    窗外,层层叠叠的秋菊依旧耀目。

    “赫之,时至今日,朕不曾后悔过往日猜忌,但朕更不后悔的是,今日以辅臣之位托之!”

    “陛下,微臣亦如是!”末了沈煊躬身答道。

    他不后悔往日深藏功与名,不后悔今日触手可及的首辅之位。

    只是沈煊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后不久,寂静无声的大殿之后,竟缓缓走出一人。

    “太子你方才可听到了,这便是,朕与沈卿二人君臣相得数十年的因由。”

    ***

    翌日,早朝之上天成帝亲自下诏,原内阁阁臣房大人继任首辅之位。

    下衙后,无视众人或赞叹,或惋惜的目光,沈煊径自回到家。

    硕大的桃树下,男童清脆的声音不断响起:“曾爷爷,您听孙儿背的怎样!就比大哥差那么一点点哦!”

    “一点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