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嫁给蛮族之后 > 正文 32“枣生贵籽”()
    岁岁柔软的唇舌紧贴着他,男人蓦地张开了唇齿,伸出舌头勾着她的一抹丁香。

    狡猾的舌尖故意似的,一下一下,极为缓慢的挑拨着岁岁的心神,直将她七魂六魄都g了去。

    岁岁睁圆了眸子瞧着他,被他舔弄的神色里早便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湿漉漉地似是瞧进了他心底,温怀瑾眼眸一暗,喉结滚了滚,大掌捧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便深吻了去。

    交缠的舌头迫不及待地互为追逐,又相为交融。岁岁教他吻得原就抹了胭脂色的唇瓣泛着水光潋滟,含了风情的眉眼娇娇嗔了一回。

    温怀瑾似是心情大好,低声笑着贴近她耳侧,含着她小巧的耳垂含混着:“今日的口脂好甜。”

    他眼里带着笑意,一句不似浑话的浑话都教他说得耳热。岁岁羞赧地垂首,葱根般的指尖攀着他宽阔的肩,绞着他喜服上衮着的金线嗔了声,“你在胡说什么混账话。”

    温怀瑾闻言肆意的笑了起来,捉着岁岁的纤腰,混不吝的抱着她滚入了塌上。

    塌上铺着中原习俗里的各式喜果,一时不妨硌在了温怀瑾腰上。

    男人狐疑地取出身下的红枣、桂圆、花生,莲子若g,拧着眉思量了会,忽而豁然开朗。他薄唇贴着岁岁的耳朵,灼热的气息拂上一截纤细的颈子,轻笑问她:“仙子可知晓这凡间喜果有何寓意?”

    岁岁颤了颤长睫,不明就里。

    温怀瑾见她神色不明,倒也不勾着她,在她水色弥漫的朱唇上轻咬了一口便道:“中原习俗里为着图个好寓意,这四样喜果取了字连着唤,则是早生贵子之意。”

    岁岁呼吸一滞,眼眸睁圆些许,她这才晓得为何方才围着的一众婢子见她咬了口果子说了句生字,便捂着嘴偷笑。

    温怀瑾抚着她一头青丝,修长的指骨顺着她柔顺的长发,含笑道:“娘子是生还是不生?”

    岁岁绯红着面色,贝齿咬着唇不肯回答。温怀瑾却不依不饶,细密的吻铺天盖地的落在芙蓉面上,舌尖裹着岁岁的耳垂,单掌扣着她的腰肢跨坐在自己身上。

    “娘子不愿生么?”温怀瑾微抿薄唇,指腹轻而缓的摩挲着岁岁纤腰一侧,直教她浑身发颤却又无力去抗拒这般的亲热。

    “愿还是不愿,嗯?”面对着温怀瑾的几次三番撩拨,岁岁不争气的湿热了眼眶,眼尾都泛着红色,瞧着便楚楚可怜。

    她微微喘息着,贴着温怀瑾的唇角主动碰了碰,软着声儿求道:“不说了好不好。”

    温怀瑾情动不已,语气低沉带着沙哑,“好,这回便依了娘子所言。”

    他攻城略地般夺下岁岁的唇舌,由不得她片刻的喘息,缠绵的吻含混着缱绻的低吟。手指轻扯着前襟,探入她两团饱满的浑圆上。

    那娇嫩的地方裹在抹穴内,甫一探入,岁岁便受不住一般颤着身子低吟了一声,“唔——别”

    温怀瑾灼热的目光忽而窥入将露未露的前襟,雪嫩的肌肤蔓延着羞人的红色,未尽的旖旎隐入其中。

    他不免连呼吸都快上了几分,生恨不得攀附在岁岁这一身冰肌玉骨上,日夜缠绵才消心头。

    情潮不觉涌动,烛火哔啵一声,随之岁岁身上的衣衫尽数被男人剥落,唯余下松垮g在胸前的肚兜。

    温怀瑾的目色愈发灼烫,岁岁被他瞧得浑身发颤,无措地正想将手护在胸前,挡着男人那如狼似虎的吃人神情。

    却被他一下子擒住皓腕拉入怀中,男人勾着唇,牙尖咬上她肚兜的系带,慢条斯理地扯着一点点地撩开兜下的风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