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嫁给蛮族之后 > 正文 яǒúωиωúм 31试着信一回
    成婚的一g事宜早便备了起来,到底是同大梁的和亲,蛮族像是要同大梁表一番决心,竟是倾全族之力,筹备了此次大婚。

    岁岁一身凤冠霞帔,红色的嫁衣衬得她愈发肤白凝脂,长长的璎珞垂下遮着她瓷白的小脸。

    她同温怀瑾迎着晚霞,在柔和的霞光中踏过一路的风和歌声。

    蛮族的洗礼一层层漾在岁岁的嫁衣上,高大的男人忽而弯下腰,轻轻地吻向她的额头。

    一触即分,却吻得万分珍重。

    周遭的欢呼喧闹都像是在这一吻里沉淀下来,他的眼睛温柔地淌在岁岁的面上,一张艳若桃李的芙蓉面含羞带怯,欲语还休。

    他温声笑了起来,捉着岁岁的腕子,贴着她的耳侧,柔声唤她:“娘子。”

    岁岁一愣,乌黑的眸子盈着零星的光芒。她垂下轻颤的鸦睫,心口的跃动止不住地怦怦然。

    在醒过神时,四野唯闻灯烛哔啵轻响。岁岁坐在铺了红被的床榻上,指尖攥得极紧。

    她分不清是不安占了多数还是旁得什么心绪,杂乱无章地漾在心口,堵得她喘不过气来。

    骨节分明的大掌顺着她长长的璎珞,轻巧的拂开满头珠翠,抚上她抹了脂粉的面颊。

    带着薄茧的指腹在柔软的樱唇上摩挲着,而后倾身吻了上去。

    温怀瑾含着岁岁微张的贝齿,舌尖轻而易举地推开唇缝,闯入温热的唇腔中,勾着无处躲藏的软舌吮吸,裹着香甜的津液细细咂摸吮吻。

    他高挺的鼻梁蹭过岁岁的面颊,手伸入发间,扣着她的后脑,将这吻按得愈发深远。

    直吻得岁岁舌尖发疼,喘息没入腹中,才不舍得移开落在她发红的眼尾轻舔。

    温怀瑾低声问她,“为何今日一直魂不守舍?是不愿替公主嫁给我么?还是后悔了,想着要走?”

    他阖眸,薄唇略过岁岁的眉眼,贴着她的额头,声色又沉又缓,像是山雨欲来前的万籁寂静,“倘你当真要走,至少,陪我渡过这一晚罢”

    他一字一句,活生生在岁岁心口剜上一道酸涩的痕迹。

    心中陡然决堤似的,岁岁猛然环住温怀瑾的窄腰,靠着他心口,直摇着头回他,“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我还没寻到公主,如何能走?”

    灯烛明灭的光影忽而闪烁,温怀瑾捏着岁岁的下颌,深邃的眸子凝着她瞧,直瞧得她浑身颤栗,他方低声问道:“是谁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岁岁的态度转变的太快,温怀瑾并非蠢笨之人,如何瞧不出她今日的异样。

    他眸色一暗,似是想到了什么,隐在烛光里的俊颜忽而面目可憎起来,他掐着岁岁的柳腰,低声质问她,“你在可怜我?”

    这些话像是锋利的剑,戳的岁岁心口疮痍。他直白的挑破所有的虚伪,沉如墨的眸子死盯着岁岁。

    岁岁躲闪的移开目光,柔弱无骨的双手猛地攀扯上温怀瑾的肩,张唇咬上他的喉结,舌尖轻滚过几回。

    她闭上眼,脑中浮现过那人说得话,指尖倏而攥紧,藤蔓似的缠上温怀瑾。

    “没有人同我说什么,我只是想,试着信上你一回,好不好?”她软着声儿轻问,如同一根鸦羽扫过温怀瑾心口,直教他没了理智,全身欺了上去。

    ————

    抱歉!这周调课了,不仅早八晚上还有课,三次还有点事周末可能还要请假回家一趟,所以尽量挤时间更新了这一章,下面几张上肉再解释岁岁的异样,我尽量努力更新!rouwenwu.me(rouwenwu.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