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吹花嚼蕊〈NP.修仙〉 > 正文 ǒúωωú₥ 第三十章苏醒
    她该醒了,再睡下去师父跟大师兄会有危险。但是她该不该和和尚打个招呼再走?宇文蕊很困扰。

    依照故事的剧情,只要她不做死,这些男主都会被自己独特的气息给吸引,就像蜂见花,没有理由的。她也无法装作没发现和尚那日渐改变的眼神──罪过罪过。

    趁早上和尚出门时赶紧走吧,努力动动手指,催动灵力,宇文蕊成功张开双眼,可怕的是──那和尚下一秒就推开门进来。姑娘,您总算可醒了。

    别,不,走开!宇文蕊要尖叫了。

    媚骨功法虽说不强迫修练者与人双修,但是只要长期没有与人交欢,遇见x向的人时,身体就会进入发情期,最要命的是,如果对方也心系於她时,他就会被特殊的香气给吸引。

    和尚的额头怎麽有青筋的样子?老天,不敢想像她到底散发多浓烈的香气,她能往哪跑?额大师有话好说

    幸好墨然的定力不是修假的,除了明显在忍耐的身体外,他的语气已经超脱世俗的平静,姑娘可是身体不适?

    你能忍受看着一位帅和尚憋着吗?或许有人可以,但是宇文蕊稍微暂时的认命。她却不知道怎麽的故意问出反话,我瞧着您比较难受吧?还贴心的用手指向墨然的跨下。

    姑娘您哼,你可别说什麽洁身自爱,我可是修练千百年的妖精,可别小看我了人类!

    空气突然瞬间的安静,宇文蕊内心的中二魂突然被激发,她一直想试试高高在上的台词,无奈她的人设个性并不适合。导致墨然十分困惑,千百年的妖精境界却得重修?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搓搓耳垂。墨然走到床旁,拉开床帘,里头的可人儿正拉着棉被缩在最底面,双眼泛红,如受惊的小动物。

    男人独特的费洛蒙充满小空间,宇文蕊更难受了,喉咙很乾,肉穴躁动,心跳鼓噪。男人的大手轻易的拉开她身上的棉被,他的影子垄罩住她的全身。

    她逃不过命运。

    墨然先前不敢动她的衣服,只有简单拿净符替她处理掉脏w,结果他b想像中还要熟练的脱宇文蕊的衣服。她害躁的伸手想拉衣服或棉被盖住自己的身体,结果墨然大手一抓,宇文蕊的双手被握住手腕,轻松的单手压制。

    可能是有其他因素影响,墨然迫不及待放倒她,另只手分开她大腿,他第一次实际操作,更是初次知道女孩子的肉穴如此粉嫩,他手指轻轻抚摸边缘,肉穴口明显受到惊吓而缩紧。

    真可爱。墨然大手往自身拉扯一下,衣赏沿着他精实的身材溜下,身材是她所遇过最精壮的,传说中的穿衣显瘦。

    墨然将阴精停在肉穴口,b对大小後思考,这真的放得进去吗?他扶着阴精缓缓的撑开肉缝,一点一滴,舒服与惊奇感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将宇文蕊的手放开,双手托起她的大腿,分开,他挺着腰低着头,看着自己反覆进出肉缝。好紧,好暖,好舒服。墨然像似第一次拿到玩具的幼童,一下浅一下深或突然加速又放慢,宇文蕊努力拉到自己衣服的衣角,盖住了自己的脸不想喊出口。

    要坏了。不只身体连精神都要坏了!宇文蕊眼泪直流。时间变的更加漫长,她内心疯狂问这臭和尚到底什麽时候要s!

    感觉肉穴都要被外翻,唇口好烫,要顶开子宫口了!

    宇文蕊甩了一下左腿,很轻,随之而来的是将潮吹喷向墨然,猝不及防。墨然像是发现新大陆般兴奋,更是没想过要停下动作。

    刺激还没有消退就被迫再次上顶的宇文蕊十分後悔。潮吹像是不用钱一样,一次、两次、三次,床垫湿了大半,宇文蕊感觉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久。

    墨然还是没有要s的迹象。该死,和尚的忍耐别包括这种地方啊!只要肉体没有摄取到精液,发情期就会持续。

    宇文蕊豁出去了,丢开衣服,哥哥──换我在上吧──

    娇滴滴的一声哥哥差点就让墨然射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停下抽动,也注意到宇文蕊挂在眼眶的泪水,大手替她抚去。但是放过她是不可能的,他短暂的离开温暖乡,快速躺下,轻松扶着宇文蕊在自己身上坐定。

    她双手扶着墨然的腹部,努力的上下,这t位能进入的更深,每一次坐到底都能感受到子宫口被撑开。墨然仔细的观察宇文蕊动人的样子,突然的伸出手牵起宇文蕊的双手,与她十指紧扣。

    她被迫坐直身体,只想着墨然的精液,没注意到自己的x已经被饿和尚给盯上。可是这姿势可吃不到啊。墨然乾脆的简单的放松,宇文蕊期待许久的白色液体终於填满了她的子宫。

    她乾脆的坐到最深,害怕浪费任何一滴,同时大大的松口气,感觉这个量够撑一段时间。

    却没想到墨然深手将她压到床上,头窝在她怀里,一口含住粉嫩坚挺的乳头,像是吃糖一样舌尖反覆舔舐。更没想到,他吃高兴了,乐此不疲的将宇文蕊在度压在身下不知节制的索取。

    就这样她醒来的第一天都在啪啪啪中度过。rouwenwu.me(rouwenwu.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