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特殊桌游(NPH) > 正文 ρò⑱òгòм 隔壁床位吃醋的另一个哥哥
    “嗯嗯嗯啊嗯啊”

    粗长的铁棒在粉嫩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因为尺寸巨大,所以每次退出几寸都能将小穴里的深粉色穴肉拉扯出来,又在下一次推进中恢复原状,而云白的呻吟也随着邬莞的顶进而有规律地从红唇中低哼出声。

    床板咯吱咯吱地摇晃,她也已经放弃了用手堵住娇喘的做法,侧着身用柔荑抓住枕头和床单,捏住掌心时松时紧,就像男人带给她的快感一样上下沉浮。

    小脸染上舒服的酡红,蜜汁不断往x外溢,但更多时候是被邬莞的肉棒插顶到小穴深处而被迫以点滴的模样从中溅出,沾染上江云白的大腿和身下床单。

    他今天的力道正常且舒缓,不再像昨天那样为了令少女失态而故意使出马达一样的劲,只是单纯地挺挺腰让龟头不断戳向甬道中的肉逼,酥酥麻麻的滋味使得云白整个娇躯都变得又酸又软,如果是站在地上以后入的姿势被他操弄的话,此刻一定已经软倒在了地上。

    “哈哼嗯水多成这样准备几套床单都不够你用呢”

    “嗯啊!嗯”

    感受到她的爱液已经将身下的床单濡湿出了一圈水印,邬莞笑着将少女的大腿又拉开了些许,挺腰用力把肉棒凿进甬道深处,然后又恢复成缓速抽插的状态。

    小云白忍不住抬起的下巴迟迟没有收回,可挺直的细腰却又下意识再度软进男人怀中,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他掐住,拇指时不时摩挲几下手底的光滑肌肤,又麻又痒,甚至刺激着甬道又收紧了一些。

    魅惑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从后腰泛起的酥麻源源不断地涌向四肢纯粹的性爱果然没有饱含爱意的交合e来得更舒服愉悦,他早从游戏刚开始,就已经对抱着软绵绵又香喷喷的少女c个无数来回的事逐渐上瘾。

    邬莞低喘着气,眼神牢牢盯住云白泛红的耳根,视线里掺杂着缱绻与几分不明意味,说话的嗓音沙哑性感:

    “小穴为什么一直缠住肉棒不放呢?不停地夹着嗯真想每天都插着你抱着你吃饭、去厕所硬了就要插穴、要把精液射进子宫里哼嗯就算在大街上也要就地摁住你c嗯啊让经过的路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小荡妇”

    “嗯啊嗯哥哥”“——吵死了,一大早就开始发情”

    带着倦意的声线里染上了浓浓的烦躁气息,睡在同一排对床上的郁为欣突然打断了兄妹两人的耳鬓厮磨,他撑着床垫一边肉着头顶的乱发一边缓缓从摇晃的床上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其白皙精壮的躯体。

    腹肌往上十几厘米还能瞧见似乎是昨液j1情时分被操到高潮的女人所咬出的痕迹,而罪魁祸首,此刻则正在被另一个男人摁在怀中插x。

    他看向不远处的床铺,视线扫过被两具赤裸的胴体顶起来的被子间隙,然后盯住江云白露在被子外面的玉珠,看着它紧蜷脚趾的难耐模样,几秒以后才沉默着收回视线,身下硬挺的炙热也不知道是刚刚起的反应,还是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的晨勃。

    “大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做运动嗯啊吸得好紧像你这么爱锻炼的人,应该b我清楚才对”

    “你可不要玷污做运动这么干净的词汇,而且就你们那点运动量消耗的卡路里,还没有我跑十分钟消耗的多。”

    “嗯嗯唔嗯”po⑱oгg.com

    意识到另一个男人醒了,江云白的小穴仿佛自动回忆起什么似的,不自觉地紧紧吸住体内的肉棒,甚至有快要筋挛的迹象,而她一直紧捏床单的柔荑也抬了起来,匆匆堵住吐露呻吟的红唇。

    肉棒被绞住的滋味熟悉又刺激,邬莞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再度用手捂住嘴巴,满脸都是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幅模样的羞涩,可爱到他忍不住又弯起嘴角,但脑子里心心念念的却都是要怎么欺负她。

    “肉棒好吃吗?做了那么久,小穴还是吸得那么饥渴呢正好,隔壁床位的哥哥吃醋了哦妹妹去安抚一下他吧~”

    “唔嗯嗯啊呀!”

    江云白突然被他抱着腰从床上坐起,然后下一秒就被推向前方,只能以跪趴的方式撑住软绵绵的娇躯。

    当她再抬起双眸时,坐在对面的郁为欣已经朝她望了过来,裸着上身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可胸前的牙痕却和他此刻的气质一点也不搭。

    似乎是感知到她的视线盯着哪里,男人低下头看了眼那道滑稽的痕迹,冷淡的瑞凤眼微微眯起,危险又充满了报复欲。

    掀开被子,站起身跨过两张床之间的横栏,然后跪坐在正被邬莞后入的少女身前,郁为欣也不多话,扯下内裤释放出身下的巨根,接着捏住江云白的脸蛋,甚至连命令也懒得从薄唇中脱口而出,迫使她张开红唇以后,扶住棒身就把肉棒塞进了嘴里,将她还想哼唧出的娇喘尽数堵了回去。

    --